浔阳区 | 濂溪区 | 开发区 | 庐山管理局 | 瑞昌市 | 共青城市 | 八里湖新区 | 柴桑区 | 湖口县 | 都昌县 | 庐山市 | 德安县 | 永修县 | 武宁县 | 修水县 | 彭泽县 | 庐山西海

小镇众生之 入殓工贵庆

五十多年前,在鄱阳湖口双钟镇,若有人问起县长是谁可能有说不上来的,但提到贵庆,那绝对没有不知道的。

贵庆矮小身材,尖嘴猴腮,身上的衣服永远脏兮兮的,脚上的鞋永远是拖着的,哪怕是冬天穿棉鞋,拖着鞋的贵庆走起路来一颠一颠。因此,虽然贵庆才三十岁,看上去却像个小老头。

县医院死了人需要搬到太平间,就会找贵庆。这工作贵庆从十八岁流浪到镇上那年干起,一干就干了十多年。县医院也需要这么个人,为此,在太平间旁还专门安排了间房子给贵庆住,流浪汉贵庆就算在小镇落了户。时间长了,许多人都以为贵庆是医院的职工。其实是没有编制和工资的,医院有死人搬运才会付给他钱。

所以,贵庆非常关注医院有没有死人。常常在住院部大楼里,老远就能听见贵庆大声地问医生:死人了吗?今天死人了吗?弄得病人家属纷纷对他侧目。

贵庆嗓门大是出了名的,不光大而且粗,难以想象那又粗又大的声音是从他那矮小的身躯里发出的。那些年去电影院看电影是镇上人主要的娱乐,位于东门口的电影院常常一票难求。贵庆看电影是不用买票的,他会从人缝中偷偷溜进场去。剪票的工作人员发现了会呵斥几声,却并不拉他。贵庆干的是搬死人的活,剪票的嫌他晦气。贵庆溜进了电影院,随便找个角落蹲着或站着看。电影放映到精彩处,特别是有男女亲热的镜头时,常常突如其来从某个角落爆发出“呵呵呵”特有的大笑声,观众便会意地笑着说:贵庆在呢。

贵庆一直是镇上孩子们又爱又怕的对象。贵庆拖着鞋一颠一颠走在大街上,孩子们会三五成群不远不近地跟着他,然后一齐喊:贵庆!贵庆!一般贵庆不予理睬。但有时被叫得烦了,他会猛然转身,圆暴双眼大喝一声:叫么事鬼舍!孩子们吓得哇哇大叫,奔散一跑。贵庆便开心地“呵呵”大笑几声,继续走他的路。下次孩子们看见贵庆依然会跟着叫他,似乎能叫得贵庆转身大喝是一种莫大的成就和快乐。

贵庆除了在医院搬尸体,还上门帮人办丧事。小镇习俗,正常死亡的人要在家中停尸三天,供亲戚朋友吊唁,然后才帮死者穿寿衣、进材、出殡。小镇没有专业入殓师,贵庆便干起了帮死人化妆、穿寿衣、进材的活,算是个入殓工。他最初帮尸体化妆不过抹点粉、扑些腮红,渐渐地日臻熟练,越化越好,能将丑的化成美的,残的化成全的。也许化得并不真实,但丧者家人满意就行。穿寿衣讲究技术,尸体关节僵硬,贵庆不顾忌死人的味道,将尸体关节轻揉慢弄,便将四肢弄得能够弯曲,便于将寿衣穿上身。进材则是力气活,穿好寿衣的尸体由贵庆抱腰搂住,孝子负责端头抬脚,贵庆“一二三”大着嗓门号令,便将尸体稳稳地放入棺材中。

出殡贵庆也不闲着。小镇人习惯从东门三岔路口停棺起棺,经正街大中路到西门,再沿战备路到大岭才上山,大岭旁的象山是小镇人约定俗成的坟山。如此等于是环镇一圈,全程约三公里。送葬队伍中有鼓乐队,最初只有唢呐锣鼓在棺材前吹吹打打,后来发展到了有洋鼓洋号队在前面,唢呐锣鼓队只在送葬队伍的后面吹打。不管如何变化,贵庆的分工不变,他一律在送葬队伍最前头,提着竹篮沿路丢引路钱。每隔一段路,他便扬起手,向空中撒几张纸钱,嘴里“呵呵”地叫几声。这几乎成了小镇送葬队伍的标配。

小镇只要有人家办丧事,那些天贵庆全程吃住都在丧者家里,晚上就睡在灵堂的条凳上,权当多一个守夜人。几天下来,虽然事做得不少,贵庆钱却拿的不多,他也不争,主人家会包个红包给他,多少随意。

贵庆没有结婚。不说他邋里邋遢,大脑比正常人少根筋,就是他干的这死人活,也没哪个女人敢跟他。

但贵庆却是爱过的,而且爱得那么炽热,那么专一。

贵庆爱的女人叫园凤。园凤是镇上“鄱湖戏班”的花旦,园凤十五岁进戏班唱戏,十八岁时已是戏班的台柱子,蜚声全镇。

“鄱湖戏班”是民间戏班,老老少少十几个人拼凑而成,唱的是湖口青阳腔。湖口青阳腔在当地叫高腔,这是湖口的地方剧种,它继承了弋阳腔其节以鼓、不入管弦、错用乡语等特点,唱腔既有激扬高亢、一唱众和,又有抒情细腻、优美动听的音乐特色。镇上的老百姓许多人都能唱上几句青阳腔。

夏天的夜晚,鄱湖戏班经常在东门三岔路口路灯下唱戏。园凤长得漂亮,身段又窕,穿上戏袍,化上戏妆,那眉眼间都是妖娆,那一招一式风情万种。随着鼓手“仓且、且且、衣且、仓——”擂响了身段锣鼓,配合着鼓声,园凤双手交叠,身形微摆,碎步移到中场,随着最后一声鼓点定身亮相,开腔唱了起来。唱的是《百花记·赠剑》中百花公主的唱段:“花披露月又明,对青灯阴符慢评,香闺被冷,良夜着剑诛奸佞。我蒙父王宠托,命我执掌百万雄兵,奴虽女流之辈,倒有男子志气……”园凤的唱腔高中带颤,亮中带柔,那忽高忽低,颤颤悠悠的声音,便牵得看戏的人的心跟着颤抖。

逢到镇上有人家办婚庆、为长者做寿、孩子满月、当兵升学、做屋上梁等红喜事,或有人家老人去世办白喜事,也会请鄱湖戏班上门唱堂会。

贵庆是园凤忠实的戏迷。从园凤唱戏那天起,哪里有园凤唱戏,哪里就有贵庆的身影。贵庆总是和一帮小孩一道挤在最前头,直勾勾地只盯着园凤看,看到高兴处,贵庆便会兴奋地“呵呵”大笑,拼命鼓掌。

有人起哄:贵庆,看上园凤了?么时帮你做媒。

贵庆痴笑着,连声说:好呀!好呀!

那人便对台上叫道:园凤,贵庆想娶你!看戏的人都大笑起来,哪会当真。

园凤也不当真,有时还会向贵庆所在的方向抛个媚眼,不过是唱戏的一种表演。贵庆却觉得那是专门对他的,便笑得更欢了,并生出许多的想象。

戏班子会在台前或场子边上放个钱箱,观众多少随意投钱。贵庆每次都是倾囊而出,虽然他口袋里只有那么几张零钞。

谁家办丧事,贵庆会老早打听:请“鄱湖戏班”唱戏不?如果得知请了,便劲头十足,活也干得格外卖力。

同样是帮忙办丧事的,吃饭时却没人愿意和贵庆同席,人们嫌他脏。一般是主人家拿碗打了饭菜,让他独自坐在一旁吃。

有一次,镇上北门街糕饼房何老板的娘去世。出殡前一天,贵庆为死者化妆、穿好寿衣,就等夜晚零时进材了。等他忙完来到堂前时,晚饭已经开始,何老板忙得也忘了照应他。贵庆围着几张饭桌转悠,却没有人叫他上桌。

园凤独自坐一张条凳,见贵庆可怜,便挪出一些空档,招手叫道:贵庆,过去坐下吃。

贵庆受宠若惊,他劲巴巴地上前,只坐了一边屁股。

同桌戏班子人虽心中不悦,但碍于园凤面子也不好说什么,只匆匆吃完饭离席。园凤吃饭慢,最后一桌人只剩下贵庆和园凤。那是贵庆第一次那么近距离和园凤在一起。贵庆觉得卸了装的园凤比戏台上的更好看,浑身散发出一种圣母般的光芒。低微到尘埃的贵庆那天吃的格外多,吃得格外开心。

园凤美艳如花,却红颜薄命,死于非命。

一个雾气朦胧的清晨,园凤从家中五楼一跃而下,摔到水泥地上,香消玉损,生命定格在二十三岁。

关于园凤的死,有各种传闻:有说是因为恋爱受挫一时想不开的,有说是因为她介入他人家庭当第三者被当场抓住的。而按镇上王瞎子的说法,因为那年鄱阳湖没淹死人,园凤是被鬼找到了拉去凑数的。最终,关于她为何在青春芳华选择自杀也没有个明确结论。一个未婚女子,又是个戏子,选择这样的方式了结生命,让人嘘叹的同时,自然会演绎出许多不同的版本。

终归,美丽的园凤就这样去了。面目朝下的园凤摔得血肉模糊,十分恐怖,连她悲伤的父母都无法直视。

闻讯赶来的贵庆没有迟疑,他迅速将园凤的躯体用被单裹好,然后一块一块地将那些散落的皮骨捡起,用方帕包好。只是,长年和死人打交道的他,第一次流了泪。

镇上习俗,暴死之人是不能在家中久留的,园凤父母打算当天就将女儿尸体上山掩埋。可是,贵庆一把拦住,他执意要帮园凤化妆。

园凤母亲悲痛欲绝,哭着说:可怜我女儿脸都摔成这样了,还化什么妆呀。

贵庆粗着嗓门大声重复着同一句话:园凤好看!园凤要漂亮!

好吧,那你试试吧。园凤父亲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
贵庆用一条新毛巾,一点一点先将园凤脸上的血迹洗净,那已不成为脸了,骨头破碎、脸形塌陷、皮肉分离。贵庆将收集的皮肉一块一块地贴补上去,他神情是那么的专注、动作是那么的轻柔,仿佛怕触碰弄痛了园风。最后,他才用粉彩按照园凤唱花旦的妆容化妆,厚厚的粉彩很好地掩饰了皮肉的破绽,化过妆的园凤立刻栩栩如生起来。

看着恢复了原来模样的女儿,园凤父母扑上前去,搂着女儿尸体嚎淘大哭。

园凤入葬后,贵庆从小镇消失了,不知所终。

 

■川流

[责任编辑:陈芳]